荔枝视频直播下载

夕阳灿灿,将这一个雅致的后花园铺上一层金色。

“真香!”

林晧然坐在石桌前,那一双养尊处优的手正剥着一只烤得金黄的螃蟹,将一根蟹腿卸了下来,津津有味吸吮着蟹腿里面的肉,眼睛绽放着兴奋的光芒。

常言:何以解忧,唯有杜康,他觉得这话并不全对,起码这烤螃蟹同样能解决忧愁。

虎妞有着一个好胃,亦有一口雪白整齐的好牙,将蟹腿咬得吱吱作响,利索地吃下剥出来的蟹肉,突然仰起那张白皙的脸蛋脆声地道:“哥,我跟你说哦!”

她的眼睫毛黑且弯长,像一个黑色的小刷子,细微地向上颤动,搭配着那一双乌黑的大眼睛,显得很在灵性的模样。

林晧然的全部注意力都已经放在螃蟹上,头亦不抬一下,随口轻吐一个字道:“曰!”

“那个裕王这里,我觉得傻傻的!”虎妞用粉红的舌头将一点蟹壳吐到桌面上,忙里偷闲地指了指脑袋,显得一本正经地压低声音道。

林晧然轻蔑地睥了一眼,显得鄙夷地说道:“你才傻!”

“哥,是真的!”虎妞的注意力脱离手中的螃蟹,摆出一个不骗你的表情望着林晧然认真地说道:“今天我找李妃刚好遇到裕王,裕王听李妃说我们兄妹从小相依为命,他有些呆蠢地望着我,突然问我爹娘可安好,搞得我都不知道怎么答他了!”

林晧然跟裕王有过两次接触,知道裕王的脑子确实不灵光,遇事反应显得很迟钝,倒难怪虎妞会说裕王这个人傻傻的。

只是他深知裕王便是未来的帝君,当即进行坦护道:“人家是王爷,没准以后就是咱们皇上,脑子不需要这么聪明!”

火车站台前爱摄影的清纯美女

“要是脑子不聪明的话,怎么能做皇上呀?”虎妞翻开一只螃蟹的肚子,顾不得上面肥美的蟹黄,显得疑惑地进行询问道。

林晧然羡慕地望了一眼虎妞那只螃蟹中的蟹黄,同时对付着手上的蟹腿,显得浑不以为然地答道:“谁说皇帝一定要聪明的?”

“要是不聪明的话,那怎么治理天下呀?”虎妞刚将蟹黄送到嘴边,闻言当即瞪着眼睛认真地发表看法道。

林晧然将剥好的蟹腿肉放进嘴,边咀嚼边是回答道:“你这样想就错了!真正的好皇帝就不能太过于聪明,否则聪明反被聪明误,会耽误大明江山的,治理天下应该交给你哥这样的能臣!”

“我不信!”虎妞蹙着眉头当即表明立场,但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又是认真地询问道:“为什么皇上太聪明会耽误大明江山?”

“你将你的螃蟹给我吃,我就告诉你!”林晧然灵机一动,当即提出一项交易道。

虎妞看了看送到嘴边的螃蟹,显得很大方地递了过去。

林晧然先是吃了一口肥美的蟹黄,这才显得心满意足地道:“因为自诩聪明的皇帝都觉得自己是真命天子,为了显得跟历代皇帝更有能耐,往往都会做很多的事情,甚至要进行各种改革!”

“这样不好吗?”虎妞意犹未尽地舔了舔手指头,显得疑惑地询问道。

林晧然缓缓地摇了摇头,当即侃侃而谈地道:“自谬聪明的皇帝往往妒忌心都很强,根本容不下真正的能臣,只是生于帝王家又注定他很难拥有治理这个国家的政治智慧。纵使他想要为百姓谋利,想要推行各种改革措施,那亦会是适得其反!”顿了顿,又是进行比喻道:“咱们大明就像是一个破碗,自以为是的皇上会抢过补碗匠的活,拉起袖管想要将这个碗补好,但结果……往往只会将这碗弄掉到地上!”

虎妞的眉头紧紧地蹙起,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林晧然打开了话匣子,将最后一口蟹黄放到嘴里,当即借机进行说教道:“你以后做事亦要多动动脑子,不能光想着一昧地蛮干,要透过事实看本质!”

“哎呀!哥,我什么时候蛮干了?”虎妞掏出手帕擦着手上的污渍,当即进行埋怨道。

林晧然打量着这个满脸不服气的小丫头,显得智珠在握地询问道:“你知道为什么我拦着不让你查陈员外家里失窃的案子吗?”

“不知道,但我相信画不是你偷的!”虎妞轻轻地摇了摇头,但对林晧然投出信任票道。

林晧然的嘴角微微地抽搐了一下,发现这野丫头还真是谁都敢怀疑,调整好心情才揭露答案道:“那一副祖传名画其实是陈员外自己藏起来了,他应该是怕自家的宝贝被人掂记,所以自演自导一场失窃的戏!”

“哥,你是怎么知道的?”虎妞颇为意外,显得好奇地追问道。

林晧然满足地将蟹壳放下,很是理性地进行推论道:“因为陈员外回家得知祖传宝画丢了,竟然不怀疑家里出了家贼,并没有将家奴召集起来找画,反而第一时间赶到衙门进行报案。这头报完案,还马上到《顺天日报》刊登悬赏,搞得整个北京城人尽皆知!”顿了顿,又是接着高深莫测地说道:“我故意晒他两天,他竟然一次都没有来到府衙,这哪里像是一个真正丢画之人所为?”

虎妞作了一个思索状,亦是轻轻地点头道:“哥,听你这么说,那个陈员外确实有些古怪!那天我明明说要帮他找画,他却一再推迟,我原本以为他是不信我,看来他是怕我会查出他自己藏画的事!”

林晧然看着这个野丫头还有教导的价值,便是欣慰地说道:“你现在可以接手这个案子,好好查一查陈员外是不是自演自导!”

虎妞很喜欢做这一些事情,当即打了一个只有他们兄妹才能明白的“OK”手势。

正是这时,一个家丁匆匆而来,说是吴山回来了。

林晧然的眼睛闪过一抹喜色,在这里等的正是那位恩师兼岳父大人,指着堆积如山的蟹壳命令道:“你快收拾一下!”

“每次都是我!”虎妞当即发出抗议,但还是帮着哥哥匆匆消灭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