喵榜app下载

“丞相有令,即刻攻城!”

“咚咚……”

“大家杀啊~”

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数百到两三千不等,共计六千曹军,呼啸着涌向了乐平。

“还是老一套!”

张绣看着他们却是不屑的笑了笑,然后一挥手,命令道:“弓箭手准备!”

“弓箭……”

李儒没有理会张绣的话,目光放到城外那一动不动的大军身上,眼眸之中神光闪烁不断。

张绣很快察觉到了异样,走到李儒身侧,疑惑道:“怎么了?有哪里不对吗?”

李儒又看了看,方才缓缓吐处一口气,说道:“昨日曹军便是如此攻城,但对我们有什么用?没用,除了白白葬送数千士兵的性命以外,没有半点用。既然如此,曹军为何还会如此攻城?要说没有问题,怎么可能嘛!”

“咦?”张绣不傻,大惊,道,“这么说曹贼是另有图谋了?”

“肯定是的,就是不知道到底是图谋什么了!”李儒肯定道。

嘟嘴小悠电眼迷人

此时,曹军已经奔至城下,如蝗的箭雨“簌簌”的往城下落去,带走了数十近百曹军的性命,但丝毫不影响其攻势。

如此,不过两三波箭雨,曹军已经攻至城下,弓弩手立时退下,滚石檑木热油等物纷纷上场开始属于他们的表演。

临近午时,经过一个上午的攻城战,丢下上千具尸体,曹军退走了。

这时,李儒总算了有了些想法,与张绣道:“曹军如此行径,有三种可能性最大。”

张绣哪怕没有李儒等人这般好用的脑子,但得了提醒也明白其中必然有诈了,心中也是急得不行。不仅是为了不辜负公孙度的信任,还有不想给明军丢人。

“哪三种?”

李儒幽幽道:“其一,曹军故意这般施为,便是为了消磨我们的士气,降低我们的警惕心,待过的三五日,将精锐掩藏在其中,于攻城之时行雷霆之举,一举夺下城门的可能性极大。到时候大军入城,我们的骑军难以发挥出优势,必败!”

“其二,每日鼓噪进军,为的就是掩盖其他行径,或是挖地道进城,或是挖塌城墙一类,总之就是声东击西。”

“其三,围点打援!今乐平被围,数万大军遭困,明公等人定然不会坐视,届时若有援兵至,曹军只需提前做好埋伏即可。”

(在这里可能有人要说了,以前明军不是怎么怎么厉害的吗?怎么现在一个埋伏就应对不了了?可是都好好想想,曹操是什么人,能想不到其中关窍,做出应对?能在吃一次亏之后还不做出改变?要真是这样曹孟德之名能贯彻人心?小小的解释一下,顺便水一水字数,哈哈!)

张绣苦着脸问道:“军师,哪种可能性更大?”

李儒深吸一口气,道:“曹丞相行事,令儒实在有些琢磨不透,此三者可能性都极大,将军务必都要多加注意才是。”

张绣想了想,道:“那……我们要不要……”说着,指了指城外。

李儒当即拒绝道:“不可!”

“曹丞相既有谋划,我们就不能仓促暴露后手,必须得用在关键时刻。”

张绣沉默了一下便点了点头,道:“军师所言极是,是绣着急了。”

下午,曹军照例攻城,又丢下了千余具尸体在傍晚的时候退走了。张绣吩咐完众人,让他们抓紧修补城墙,随后又传令将太史享几人召集了过来。

“将军!”

太史享几人见过礼,便相继入座。

张绣扫了眼几人,然后对李儒使了个眼色。

李儒担心夜长梦多,点点头,直接将之前的猜测说了出来,末了又接着道:“所以,接下来希望诸位将军能多加注意,不要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军……”

李儒制止了想要说话的几人,严肃道:“毋庸多言,曹丞相与以往的敌手都不一样,大家务必谨慎,否则要是堕了明公的名头,不说你们父辈,就是你们心里那关就过不去吧。”

“是,军师!”太史享几人这才身形一正,有力的应道。

李儒眉角一沉,又道:“除此之外,你们等会去找上一些大缸,贴着城墙根,每隔两三丈就放上一个,将其装满水,另着人好生看守。只要里边的水泛起波纹,必然是底下有动静,需立即报上来。”

“是!”几人又是心神一凛,赶紧应下。

第三天,曹军攻城依旧,但似乎已经熟悉了明军的防御手段,最后只留下的不过五百余人,便退了下去。

张绣照例先让人修补损坏的城墙,回到营内,还没来得及去找李儒,结果李儒就先找了上来。

“明公的命令到了。”

张绣听到这话,神色肃然道:“明公有何命令?”

“明公让我们务必守住乐平,牵制住着十二万大军。”

“十二万?不是十万吗?”张绣疑惑道。

“明公既然说了是十二万,那应该是不会有差的,只不过或许是人多,估算有误,或者另外的两万人另有安排,比如挖地道等等。”

这根本不用多想,必然是另有情报来源,只不过很多人不知道罢了。李儒虽然有所猜测,但没有多说,只是摇了摇头,又说起了另外一件事:“还有,徐晃之事,明公说了,让其安心,其家人自有人接应。”

末了,李儒又勾了句:“这件事,将军你去和徐晃说吧!”

张绣很想问为何你不去,但转瞬就明白了过来,道:“军师,谢了。”

李儒摆摆手,离开了。

张绣当即让人叫来了徐晃,对他言明了此事。

徐晃面上满是激动道:“多谢明公,多谢张将军!”

“无碍,无碍!绣也只不过是循例将你的事情禀报了上去罢了。”张绣眼底含笑,对李儒的感激又多了几分。

顿了顿,又道:“想来不久之后你我就是同僚了,到时候还望相互照应啊!”

“哪里的话,晃不过新降,哪比得上张将军,到时候还要张将军帮衬一二才是。”徐晃不是不同世故之人,如是回道。

没错,李儒是念当年的旧情,又见张绣被排挤,就想着让张绣和徐晃拉拉关系,以后能相互帮助最好。不管怎么说,当年二人也算是同僚不是,关系自然要亲近些。

现在来看,效果还是不错。

其实李儒在公孙度手下的情形并没有比张绣好多少,但是一来经历了当年的那些事,让他少了很多功利之心;二来,毕竟他要早来好些年,能力已经得到了认可。要不是李儒名利之心淡薄了,没有与其他人有多少来往,恐怕也不会是现在这般。

然而,这在公孙度心底却是多了几分分量。

可以说,祸福相依却难料啊!

另一头,曹军大营之中。

曹操屏退左右,与贾诩言道:“事情办得如何了?”

“回丞相,虽有将士们不懈努力,但到现在仍需至少两日时间才成。”

“两日?这么久?”曹操皱眉不已。

贾诩摇头道:“眼下已到紧要关头,两日时间还得不能出任何意外才能办到。”

曹操的面色又黑了两分,道:“两天,本相只给你两天时间,不然就要让李儒那厮察觉到了。”

贾诩苦笑一声,拱手道:“是,丞相,诩一定竭尽力保证在两天内完成。”

曹操长出一口气,摆了摆手,道:“好了,你下去吧!”

“是,丞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