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帽app

整军!”

拐过山丘,战场落入眼帘,赵云没有贸然攻上去,而是号令众将士做好准备,同时取出望远镜,观察战场形势。

不好!

刚看了第一眼,赵云心头顿时就是咯噔一下:曹军果然不凡,竟能将黄将军和吕将军分割包围,陷入阵地战,当真是厉害。不过,不能再耽搁了,否则损失过大,明公必然震怒!

想罢,赵云收起神眼,手执豪龙胆,喝道:“随本将上~”

赵云急冲而上,欲要冲散边缘数千曹军,解救被围困的数百明军士兵,却见这股曹军一分为二,一部分继续围杀那数百明军,一部分持盾向他冲来。

曹军之中另有高人在指挥!

赵云心中划过这个念头,却已经没有时间去多想,只得举起豪龙胆,一头扎了进去。

“破~”

赵云手起呛出,直接打飞正面一名曹军士兵,令盾阵露出破绽,接着豪龙胆左右摇摆,以道道残影抽飞了欲要补上来的曹军士兵。

“哈哈……死!”

战意如狂,杀意浓!

纯净少女秀美时刻极其可人

呛尖染血,敌军怯!

赵云看不到曹军的怯意,却丝毫不在意,只是陡然用出了即将彻底完善的自创呛法——

七探盘蛇呛!

有些人因为刻苦习练,武艺达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比如黄忠和吕布;有的则是天赋、悟性惊人,于平凡中悟得绝妙武艺,这种人属于老天赏饭吃的那种,比如张飞;有的人则是触类旁通,与实践中磨砺出属于自己的绝世武艺,而赵云,就属于最后一类人。

此三种,部分高低,但最后一类人往往有着极为坚定的心,而且因为自创的武艺更为贴合自身,使用起来事半功倍,最关键的是,因为是乃是有根基自创,其所创武艺自然要比天然自创的那种要好用,能很好的传授给他人。

赵云的这套呛法成型很久了,但是始终有种未能彻底完善的感觉。对此,黄忠和公孙度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是让赵云自己多多体会、感悟。

今天,赵云陡然感觉到一阵舒爽,下意识直接用出了七探盘蛇呛。而且不是起手式,而是威力最强的那几招。

点点呛星闪耀,豪龙胆就好像是赵云的手臂,只不过延长了一般,如臂指使,徒留下一道道残影,略过一个个曹军士兵。

而后,这些曹军士兵,化作一具具雕塑,立在原地不再动弹,直到被跟在赵云后面的士兵碰到,没有半点反抗,直接倒在了地上,才知道他们已然身死。

错愕!

却并不妨碍赵云狂突猛进,更不妨碍明军士兵跟随掩杀!

转瞬,赵云渐渐的忘却了身边的一切,只是本能的出呛,出手间的斧凿痕迹也渐渐的消失不见,看起来更像是随心所欲。

跟在后边的士兵没有发现异常,因为赵云坐下的战马一如既往的载着赵云往前猛冲,没有受到半点滞碍。

不多时,公孙度赶到战场边缘,观察战况的时候,发现了赵云的异状。

子龙这是要突破了?

心里不由一喜,同时按下了立即攻上去的想法。也幸亏如此,接下来公孙度继续观察战况,发现了远处某个山丘的异样。

不时有令旗挥舞,战场上黄忠和吕布不断的冲突屡屡被挡了回去,就连赵云也深陷其中,却不自知。

“此人是谁?”

公孙度向身侧众人探问道。

郭嘉几人纷纷举目探看。

其余几人看过之后均是摇头表示不知,唯有郭嘉眼底闪过一丝异色。

公孙度正好看到了,心底一动,问道:“奉孝可是认识此人?”

郭嘉点点头,道:“如果嘉没有记错的是,此人叫做于禁,乃是曹操手下一军司马。”

“军司马?”

公孙度怔了怔,便略过这茬,明显这是不可能的,以于禁的能耐怎么也得是个偏将才对。

刚想完,就听郭嘉道:“不过那是两年前,如今的话,应该是偏将军了。”说完,郭嘉面上泛起丝丝尴尬。

公孙度一想就明白了过来,道:“也就是说他就是两年前你碰到的那个曹军将领了?”

“是的。”郭嘉闷声回道。

公孙度笑道:“这么说来,他升任偏将军,应该有你一份功劳了?”

郭嘉听出了话里的打趣意味,无奈一笑,道:“明公,此人武艺不怎么样,但临场作战十分厉害,还是想想怎么应对吧!”

“是啊!”

公孙度眼底含笑,挤眉弄眼的说道:“于禁的厉害,奉孝应该是深有体会才是。”

“明公~”

郭嘉一副生无可恋的看着公孙度,引得周围众人朗声大笑起来。

公孙度却打了个冷颤,任谁被一个汉子这么看着,都会觉得别扭,轻咳两声,说道:“咳咳,不用担心,于禁虽然擅长指挥作战,但本身实在是太差,加上这厮竟然胆大妄为,在身边只有区区数百军士,简直就是找死。也就是他躲的位置巧妙,否则汉升他们早就发现他,然后杀过去,将其擒下了。”

郭嘉先是一怔,旋即便点头表示赞同,只是心头多少有些郁闷。

公孙度发觉了这点,心底偷笑一声,转过头去,继续观察战况。没看到曹操,公孙度心底还是有些不放心的。以从书中所了解,以及多年以来的接触,公孙度深知曹操之狡诈堪称历史第一。此时没有现身,必然是躲在某个地方筹谋着什么,或是致命一击,或是其他的阴谋诡计,或是……

然而,上下左右看了个遍,公孙度并未发觉不妥。再三扫视战场,仍是如此,眼见战局焦灼,公孙度也只好按下心思,道:“上吧,击败曹军,今晚在白马城过夜。老典,你亲自动手,务必擒拿了于禁,至不济也要留下他的尸首。”(兖州东郡是有白马这个县的。)

“是,明公!”

“杀啊……”

当典韦等人带着大军呼啸而上的时候,公孙度眼底含笑:曹孟德啊曹孟德,我看你到底又能有多少家底儿,没了于禁,还能找出谁来指挥大军。嘿嘿!

于禁的本事有多强,可以说没有人比公孙度更加了解了,可以说,曹操手下能与之相比的,也就曹仁,还是后期觉悟的曹仁,至于曹真等人,那是曹操死后才……

所以公孙度才会告诉典韦不能生擒,也要将其性命留下。

想得不差,典韦等人甫一出现,于禁就知道这次伏击失败了,没有半点纠缠的意思,当即下令撤退,并在第一时间,带着身周的数百人消失在了公孙度的视野里。

“这……”

公孙度看着这一幕,不由将目光看向郭嘉,似是在说:就这么个怂货,你当初怎么差点儿栽到对方手里的呢?

郭嘉郁闷得想要吐血,很想解释一番,但……不知从何说起!

于禁既走,曹军犹如群龙无首,四下乱跑,这是撤退?

再胜一场,公孙度拦下了欲要再行追击的黄忠等将,因为方才清点人数后,发现于禁果然了不得,短短时间,竟是让明军损失超过了两千,其中四成战死,一成重伤。要是前方再有埋伏,损失个千把人,虽不至于伤筋动骨,但也是公孙度所不想看到的。

况且,此地离白马已经不远了,大军并道而行,也能在傍晚赶到白马城以北的三十里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