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奶次破解版

偶尔,胡月仙和夜心在青丘里面闲逛,一些小雪狐就跟在她们身后。

这些小雪狐都是妖候境界以下修为的后辈,他们知道胡月仙的事之后,就想着当胡月仙的小跟班,别的不说,至少没狐敢轻易欺负他们啊。

对此,胡月仙有一丝得意,在青云门有一群仆人,回到青丘也同样有。

本来夜心的爹娘是不赞同她跟着胡月仙的,免得学坏,可在胡月仙成为了胡丹丘的弟子之后,他们就对胡月仙有所改观了,而现在,他们更是极力赞同夜心跟着胡月仙。不出意外,若干年后,胡月仙就是长老了。有长老撑腰,谁还敢欺负夜心呢?甚至没准夜心还能沾沾胡月仙的气运呢,不然为什么有些武者或者妖兽甘愿成为那些绝世天才的仆人呢?

在玩了一个多月之后,胡月仙就被胡霜月叫回去继续修炼了。

本来胡月仙还想继续玩的,可胡霜月一说出方子轩这三个字,胡月仙就乖乖听话了。

看到这个情况,胡夜雨和胡霜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在外面玩了六百年,自己的女儿就成了那个方子轩的女儿了?那个方子轩到底有什么好的呢?胡夜雨和胡霜月百思不得其解,难道就因为他们曾经一起共过患难?

某天,胡夜雨和胡霜月惊讶地发现,胡月仙不知道为什么老是走神,不管是在玩耍还是在修炼的时候都是如此,而这走神的时间不会很长,但已经足够打断正常的修炼了。

来看胡月仙的胡丹丘也发现了这个情况。

对此,胡月仙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哪怕她再怎么专心,可最终还是不知不觉就走神了。

难道说这是因为胡月仙的法则境界有点高的缘故?可这应该不会啊,在侯境领悟了五层法则的又不止她一个。别人都没事,怎么就她有事了呢?不过,其他人或者妖兽都不是五行灵根的,难道说这是五行灵根的另外一个特别之处?

胡丹丘急忙去藏书阁查了一下资料,可毫无发现。

肤光胜雪纯净美眉樱花树下写真

老这样走神,还怎么修炼下去?

胡丹丘等人都急了,于是无奈之下,胡丹丘只好请一些跟自己相熟的炼丹师来看看胡月仙了。

这些炼丹师在跟了胡月仙几天后,都无可奈何,因为他们也不知道胡月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说这是胡月仙故意的吧,可又不像啊,因为她不单是在修炼的时候走神,就连在玩和吃东西的时候都会走神。

这时候,胡丹丘终于开始有一丝慌了,如果胡月仙只是一段时间这样还好,可他这情况已经持续好几十年了。如果真要一直继续这样下去,胡丹丘真担心胡月仙会不会因此废了。这样走神法,你连修炼都成问题,还怎么参悟法则和意境?

跟胡丹丘等人的担心不同,有些人和雪狐却是暗自高兴,不过他们可不敢表露出来,不然被胡丹丘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除非他们身后有长老撑腰。

可是,一般长老在知道这事之后,都没有暗自高兴,自己雪狐一族的绝世天才出事了,他们怎么高兴得起来?在某些事上面他们会为了自己或者自己那一族人的利益而跟别人争抢,可在大是大非前,绝大部分长老都能清楚自己的立场的。首先,自己是雪狐一族的人,其次才是某某小团体里面的人。

最终,胡丹丘决定,如果胡月仙这情况再持续多百年的话,那他就想请雪狐一族的妖圣来看看了。

几十年过去了,胡月仙依旧如此,甚至,她还开始喃喃自语地重复着“坏蛋”两个字。

胡夜雨和胡霜月一听到这两个字,顿时你眼望我眼。难道这事跟方子轩有关?可方子轩远在西南面的青云门那,根本不可能和胡月仙有什么关系啊,还是说,胡月仙是因为想念方子轩而走神的?于是他们就把这情况告诉给了胡丹丘。

胡丹丘低头沉思。

良久,胡丹丘才道:“这应该不会,想念一个人不至于这样持续走神一百多年。方子轩应该是胡月仙走神的果,而非因。”

胡丹丘见过的人和事多去了,因此对于思念这事见怪不怪。

恍恍惚惚之间,胡月仙好像见到了方子轩。只见方子轩正比着双眼安静地坐着,那样子好像是在修炼。只不过,方子轩的样子似乎有点怪怪的,不过因为模糊,胡月仙也不知道怪在哪,但胡月仙确定,这人肯定就是方子轩,因为他身上有胡月仙所熟悉的某种气息。。

慢慢地,胡月仙不由自主地靠了上去。

而在胡夜雨和胡霜月这些外人的眼中,胡月仙却是一边叫着坏蛋,一边对着空气蹭了两下,然后就安静地坐下了。

过了好一会之后,胡月仙才慢慢地醒来,然后一脸茫然。

胡夜雨和胡霜月急得团团转,可他们没办法。

眼看百年的时间就要到了,胡丹丘来看胡月仙。

看到胡月仙没有一丝起色,胡丹丘不禁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事大概要请圣主来看看才行了。”

“可,可圣主他不是在闭关修炼么,能请得了他出来?”胡霜月担心道。

“尽力吧。”胡丹丘道。

不知不觉,百年的期限到了。

胡丹丘来了。

这时候,胡月仙正在和已经化形的夜心在一边开心地边吃灵食边聊天。

聊着聊着,胡月仙又开始走神了。只见她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对着空气蹭了两下道:“坏蛋。”

之后她坐了下来,闭上了双眼。

对此,胡丹丘等人早已见怪不怪了。

“哎。”胡丹丘长长叹息了一声:“等仙儿醒了,我就带她去见圣主吧。”

一会之后,胡月仙没有醒来。

胡丹丘等人也不以为然。

可又等了一会,胡月仙还是没有醒来。这时候,胡夜雨突然觉得有一丝不对劲了,按胡月仙以往的习惯,她应该走神一会就醒来的啊,怎么这次的时间有点长的?

又等了一会,胡月仙依旧没有醒来,这时候,就连胡霜月和胡丹丘也发现情况似乎有点不对劲了。

胡丹丘和胡霜月的心不禁一紧,难道这次可能要出事了?

胡霜月不禁紧张地看着胡月仙,心中不断祈祷。

胡丹丘则是皱着眉头,他不知道是继续等下去,还是强行唤醒胡月仙。

一刻钟过去了,胡月仙还是没有清醒。

“丹丘长老,这,这到底如何是好啊?”胡霜月担心道。

“仙儿能在拜祭中大有收获,我想祖先肯定是看着她的,既然如此,那她应该不会出事的,我们等等看。”胡丹丘沉思了一会之后道。

“那好吧。”胡霜月道。

于是,胡丹丘等人和夜心就在一边静静地等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