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鲍鱼那么贵

果然不出季辽所料,他真的卡在了这最后一步的上面。

七十多张纸片一起炼制,其中还要布下阵法,精神耗费之巨已经不能用恐怖来形容。

连番尝试之下,季辽足足失败了八次,消耗了进一千节附录玉竹,让他不但精神上受着折磨,还极为肉疼。

“是不是找巨虎帮忙呢?”季辽自顾自的低声呢喃。

此前季辽早就想过,一旦最后这一步不能完成,那他索性就先找巨虎帮忙炼制,等他自己精神力提升再说。

片刻后,季辽马上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自他孤身一人踏入修仙界以来,自己需要的东西从来都是自己制作,虽然他自己弄出来的东西不一定有巨虎弄出来的好,可毕竟他自己弄出来的东西知根知底,用起来他也安心,这是他这么多年养成的习惯,看上去是麻烦了一些,属于自找麻烦的那种,可季辽知道,他经历了这么多生死大劫,凭借的就是他这种性格。

况且季辽也发现了,他虽然失败了八次,但每一次炼制都比之前多了许多,刚刚失败的一次比上一次又多了不少,近乎接近于完成。

相信用不了几次,他一定会成功的。

千根附录玉竹对现在的季辽来说不算什么,现在他担心的反而是看上去及不起眼的灵材。

在来荒西之前,季辽在紫气宗带来了许多灵材,在巴叠城时炼制高阶符纸,他用掉了一部分,如今炼制这件法器又用掉了一部分,现在他手中的灵材已经见底,看样子也就勉强够他在尝试三次,如果这三次均以失败告终,那么他只能等出去以后在说了,毕竟他现在身处的界面可是一个荒凉无比的界面,比他储物袋里的灵石还要干净。

“不管了,无论如何我自己用的东西一定要自己弄,免得巨虎暗中给我下绊子。”季辽翻身坐起,说了一句,随后盘膝打坐起来。

露肩大胸萌妹子温柔狂撩床上写真

又是许久之后。

漫天的各色纤维在虚空中飞速穿梭,一根根的交织在一起。

七十多张的纸片已趋于完成,均是只剩了一小部分而已。

季辽身上血管臌胀,蚯蚓一般爬满了全身,他眸子里金光闪烁,死死的盯着虚空中的纸片。

“我还能坚持,我还能坚持。”

季辽精神力枯竭,暗暗给自己打气。

这是他第十一次尝试了,也是他最后一次尝试,若是他这次也是以失败告终,那么在想炼制,他只能等出去以后了。

不过他显然不想放弃,饶是精神力耗尽,也依旧凭着一股意志坚持着。

虚空中七十余张纸片飞速交织,漫天的纤

维一根根的穿过,变得越来越少。

“稳一点、稳一点。”季辽心里嘶吼。

眼下七十余张纸片眼看着就要完成,各自只剩了一个角落,虽然精神力消耗不大,但对现在的落下一根羽毛便能将其压垮的季辽来说,简直是一种难以承受的痛苦。

纤维飞速消逝,一根根的消失,直至最后一根纤维也按照原计划编织在了一起,忽然间七十余张纸片猛然一颤,纷纷亮起各色霞光,随即只听嗡嗡嗡接连不断的颤鸣声响起,七十多个阵法均是完美的运转了起来。

“哈哈哈!成功了!”季辽声音嘶哑,仰天一声长啸,随后精神力耗尽的他,眼睛一翻终于坚持不住昏睡了过去。

鼻涕狼看着季辽昏睡的样子,腥红的大眼睛急溜溜闪烁,“哎呀,我老大又晕了。”

巨虎趴在石台上,神识锁定着季辽一语不发,虽然季辽和他有了交换条件,但巨虎给季辽画出图样时可并没想过,区区筑基期的季辽还真能给制作出来。

生活了无数岁月的它见过太多种族了,可以这么说,人族是它见过的种族里精神力最弱的,季辽在修为这么低的时候,能炼制完成这一步,这着实让巨虎惊讶不已。

“或许,这个人族真的与其他人族不同呢。”巨虎口中呢喃。

季辽鼾声如雷,这一段时间他精神和心里承受着双重折磨,最难的一步完成之后,季辽心里的大石头也落了下去,所以这睡的也就比较实在,这一睡就是很长的时间。

等他再次幽幽转醒时,已不知是多久以后了。

季辽眼睛一睁,立即便想起了炼制法器的事,马上抬眼便向着他上方虚空望了过去。

却见七十张纸片正层层叠叠的悬于虚空,光芒流转,各自散发着不同的波动,其上阵法正有序的运转着。

“呼….”

季辽长出了一口气,随后便咧嘴笑了起来。

“皇天不负苦心人啊。”

季辽大笑。

半个时辰后,季辽手里拿着一片足有三寸后的翠绿玉片。

却见这个玉片与之前他炼制的玉片大小相同,就是厚度厚了许多,同时表面也不再是碧玉通透,而是内部仿佛埋进了一根根金线,蛛网般的嵌在其中。

同时玉片的表面也不再平整,在中心处有一个手指粗细的凹槽,正是整个玉片的阵眼所在,待法器炼成,这个凹槽就是法器的核心区域。

看了一会,季辽将之收了起来,闭目调息。

如今这件法器最艰难的一步已经完成了,剩下的一步就是将这八个玉片融合在一起

,使之其上的八个阵法合为一体。

按照巨虎的描述,这最后一步相对于前几步来说简单了许多,有了数次合拢经验的季辽也是这样认为的。

不过这是最后一步不容有失,所以季辽决定,必须养足了精神在动手,以免阴沟里翻船。

许久之后,季辽再次睁开眼睛,他眸子里闪烁一抹精光。

在腰间储物袋上一拍,只听咻咻咻的破空声传来,八道光芒飞卷上了半空,他炼制的八个玉片便现了出来。

季辽双手在身前飞速掐决,一道道流光在他双手间急速穿梭。

忽的,他手上动作一滞,对着虚空中的玉片飞速弹出数指,一道道灵光立即迸射而出,径直打在玉片之上。

只听嗡嗡嗡的几声颤鸣,八个玉片立即一颤,其上猛然闪烁各色光华,掩藏其中的阵法豁的亮了起来,在其表面微微旋转。

季辽单手成爪,对着虚空一抓。

“合!”

一声令下。

八个玉片立即翻飞而起,绕成了一个圈在虚空上飞速旋转。

以此同时,八个阵法在玉片之中探出,在圆心相融在了一起。

霎时间,只听轰隆隆的闷雷之声传来,在阵法交融之处,凭空爆出一道道惨白电弧。

随后,却见平地忽的扬起的飓风,一道道气流向着圆心疯狂汇聚,向着玉片之中疯狂倒卷。

季辽猛的站了起来,站在飓风中,脸色凝重的望着正缓缓合拢的玉片。

“轰轰轰”雷声轰鸣,飓风席卷。

季辽衣衫被吹的猎猎作响,一动不动。

虚空中的玉片似有引力一般,相互牵引,缓缓靠近。

其内探出的阵法被挤压,爆出更加震耳的雷鸣。

玉片旋转的越来越快,在虚空之中留下一个个残影,化作了一个绿色的圆圈。

一道道气流,飞速向着圆心倒灌,随后只听嘭的一声闷响,还未等季辽多看一眼,紧接着便是爆出一团如焦阳般的耀眼白光,让人无法直视。

季辽抬手遮住眼睛。

白光持续照耀天地,一圈圈波动扫过他的身躯向着天地四溢。

这白光持续了很久,足足有半个时辰才逐渐敛去。

季辽放下手,希冀的看向虚空。

却见,八个玉片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本如古书典籍一般的翠绿册子。

季辽当即大喜,探手一抓。

翠绿册子立即光芒一闪飞入季辽手里。

册子入手,一股温润冰凉的熟悉之感便传入他的掌心。

这册子与

古书一般大小,足有两本古书的厚度,材质也如凡玉一般硬邦邦的,表面看去平淡无奇。

季辽眸子里金光亮起,运转起了金精灵目。

霎时间,一个金灿灿的大阵立即出现在他眼中。

他立即翻开了册子,却见这册子有六张书页,每一页上都有一道道的金灿灿灵纹盘踞,与上一页相连,完美的组成了一个阵法,玄妙无比。

翻至最后一页,在那个封皮中心有一个手指粗细的凹槽,正是他炼制的最后一个玉片。

季辽单手在储物袋上一拍,灵极便顺势飞了出来,随后光芒一卷,稳稳的落于那个凹槽之中,竟是丝毫不差的镶嵌了进去。

灵极嵌入之后,那个凹槽立即如活了一般涌动起来,逐渐的将灵极包裹了进去,不消片刻,便变的平平整整,仿佛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那个凹槽是册子的阵眼,季辽索性直接把灵极当作启动阵眼的关键,使其有源源不断的灵力。

毕竟这是一个可以无限释放符箓的法器,其内的阵眼若是用一段时间灵力消退,季辽还需经常更换灵石,这就麻烦了许多。

索性,季辽直接把灵力仿若用之不尽的灵极镶嵌进去,如果以后有别的地方需要灵极,到时在取出更换就是了。

灵极进入其中,霎时间,册子上的阵法猛然运转,金文涌现,表面立即盖上了一层柔和的白光。

“哈哈哈,终于完成了!”季辽这一次痛快的仰天大笑。

将册子捧在掌心,季辽嘴巴一张,一道灵气便在他口中飘忽而出,落在册子的表面。

光芒一敛,四个金灿灿如苍龙盘踞的四个大字跃然出现。

“造化玉牒!”

季辽此前早就想好了给这件法器起的名字。

这是他第一件法器,其内又是有颇多变化,同时又可以把符箓印刻其上,诡异而又不凡,实乃大造化也,造化玉牒这个名字起得恰到好处。

(本章完)